为博郡代工 一汽夏利自救


从“国民神车”到“生死未卜”的变化,对一汽夏利(000927.SZ)而言也就几年的光景。如今,在卖光了手中的优质资产之后,一汽夏利选择牵手神秘的造车新势力,试图借新能源的东风实现“自救”。

XOPf-hrvcwnm5257811.jpg

4月29日,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拟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负债出资,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博郡汽车”)以现金出资,在公司所在地成立合资公司,生产新能源车型。

一汽夏利董事会秘书孟君奎在5月9日举办的投资者交流会上表示,目前合资公司还没有成立,正在进行相关资产的审计评估,预计需要1-2月的时间,围绕新产品需要进行的生产线适应性调整也在积极研究和方案制定中。

博郡汽车副总裁李瑛则向时代周报透露,博郡汽车以超10亿元入股并拥有绝对控股权,一汽夏利则主要提供工厂、工作人员、生产资质。目前博郡和一汽夏利的协议已经签订,后续进行生产线的改造,旗下首款产品博郡iV6将在一汽夏利的工厂进行生产。

197125071.jpg

值得注意的是,在同一天,一汽夏利公布了一季报。报告显示,一汽夏利一季度营业收入约为13.49亿元,同比下滑64.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约1.99亿元。

联姻博郡

这是一桩“各取所需”又透露着“心酸”的联姻。

博郡汽车谋求资质,而一汽夏利则是经营困难下做出的抉择。谈及双方合作的契机,李瑛说:“一汽夏利需要能支撑他们的新产品,我们需要他们的工厂、工人和生产资质。”

一汽夏利在公告中表示,建立合资公司,有利于公司现有产能的充分利用,充分发挥公司在整车生产制造方面的管理和技术经验积累,利用南京博郡在新能源产品开发和机制方面的优势,双方实现优势互补。

一汽夏利还提及,双方建立合资公司后,博郡汽车保证在未来新产品投放和发展规划中,优先保证合资公司的产能得到充分利用,优先并尽量多的聘用一汽夏利的员工。

蔚来、威马、小鹏这些国内的头部造车新势力相比,博郡汽车显得低调很多。在今年的上海车展上,博郡汽车第一次携车型亮相,发布了两款SUV车型iV6和iV7。

“博郡iV6计划2019年年底量产,2020年第一季度开始交付。”李瑛表示。量产的计划迫在眉睫,对于博郡汽车来说,量产和资质是横亘在其面前的一道墙,借助一汽夏利的力量跨过去,是不错的选择。

150086032.jpg

与博郡汽车的“野心”相比,一汽夏利则是“无奈”。受产品升级不佳、连年亏损等因素的影响,一汽夏利再想回到当年的辉煌时刻已经不可能了,如今的当务之急就是“活下去”。

为何亏损得如此严重?孟君奎坦陈,因为一汽夏利产品更新投放的步伐没有跟上市场的需求变化,导致产销规模低迷。

一汽夏利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其具备年产30万辆整车的生产能力,而2018年其生产量为2.4万辆,产能利用率仅为8%。如果一汽夏利的产能得以利用,可以支撑起博郡汽车的生产需求。

汽车行业分析师贾新光表示,一汽夏利目前亏损得很严重,几乎没有“翻身”的可能,因为已经没有研发能力,制造能力也很落后,如今只能帮其他造车新势力造车了。

借新能源“自救”

实际上,造车新势力牵手“落魄”车企各取所需已经不是新鲜事。

2018年,车和家以6.5亿元收购力帆汽车;威马收购黄海汽车;蔚来汽车也早在2016年就通过江淮汽车(5.250, -0.21, -3.85%)代工的方式实现量产;小鹏汽车则是选择海马汽车代工……

而一汽夏利也不是第一次和造车新势力“牵手”。2018年9月底,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作价1元将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的100%股权转让给拜腾汽车的母公司。同时,其还将承担一汽华利应付给一汽夏利的8亿元欠款以及5462万元的职工薪酬。

与卖股权相比,与博郡汽车建立合资公司或许是一汽夏利找到的实现“自救”的新路径。然而,这背后也折射出一汽夏利活下去的“焦虑”。

同天发布的一季报显示,一汽夏利仍处于亏损状态,一汽夏利在报告中解释道,营收总收入的下滑主要是因为整车销量和总收入的减少。此外,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1.06亿元,较上年末下滑213.2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4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3.22%,现金流“吃紧”。

这也不是一汽夏利首次录得亏损,近几年,一汽夏利成为了长期的亏损大户。

面对退市危机,一汽夏利选择了“断臂求生”。2015年,一汽夏利靠出售28亿元资产勉强扭亏,之后的一汽夏利开始频频卖资产,在最近四年已经五次出售资产。

2018年10月29日,一汽夏利作价约29.23亿元,向控股股东一汽股份转让其所持一汽丰田15%的股权,至此,一汽夏利所持有的一汽丰田股份已基本卖光。如今的一汽夏利,值钱的也就剩下上市公司“壳”资源还有生产资质了。

数据显示,2018年12月,一汽夏利的销量为980辆,同比下滑74.66%;2018年全年,一汽夏利累计销量为18791辆,同比下滑30.57%。

一汽夏利在年报中承认,2018年,公司先后推出骏派A50三厢轿车、骏派CX65 跨界车、骏派D80 SUV,但受汽车市场销售整体下滑、新品牌尚未形成有效影响力、新产品定位与配置存在偏差、销售渠道弱化等诸多因素的影响,新产品销量与公司期待的目标存在较大差距。

和博郡的“联姻”或许是一汽夏利实现“自救”的机会。手上已经没有多少“筹码”的一汽夏利必须寻找更多的生存路径。

贾新光认为,一汽集团不可能借现在一汽夏利的壳上市,因为一汽集团有很多壳资源,没有必要用一汽夏利的。如今的一汽夏利就是以“出租”资质来维持生存,如果合资公司经营得不好,那一汽夏利生存下去的希望更会微乎其微。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李子青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qiye/91192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以上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或他人发布,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转载内容并不代表真锂研究的立场。


广告 (购买广告位)

meiduhaichuang

香河昆仑

2019-05-14
3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