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恩出庭:“我蒙受错误指控和不公正的拘留”


黑色西服,白色衬衣,没有打领带,穿一双塑料拖鞋,腰间系一根粗绳,带着手铐。

东京时间1月8日上午10点30分,自2018年11月19日在东京羽田机场被捕后,已经被数次延期羁押了整整50天的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首次公开出现在庭审现场,已经64岁的他看起来更加消瘦、面色也显得灰暗。

据戈恩的儿子安东尼·戈恩(Anthony Ghosn)透露, 由于羁押环境的恶劣,他的父亲在被拘留期间瘦了约10公斤。

和在2018年圣诞节前一天被取保候审并否认有不当行为的前日产汽车董事格雷·凯利(Greg Kelly)一样,戈恩在面对有超过1000人旁听的庭审现场也坚决否认了日本检查机关对其的指控。

“我的行为是体面的、合法的,并得到了公司内部相关高管的了解和认可。”戈恩在庭审现场如是说。

戈恩的一位代表公开了戈恩在法庭中宣读的声明:“因为那些没有道德的、没有可靠根据的控告,我蒙受错误指控和不公正的拘留。”

一直以来,戈恩的律师反复要求按照日本宪法有权了解拘留原因为由举行庭审,但法官称不断延期的羁押是为了防止戈恩出逃或者有可能销毁相关证据。

在庭审现场,戈恩也对法官对他的多项指控进行了详细的辩驳。

守在东京看守所的摄影师们

首先是2018年12月10日,东京检查机关起诉戈恩在财务报表中瞒报了日产公司承诺给他月8000万美元的延期薪酬。

戈恩在声明中说,虽然双方正在就未来的款项进行讨论,但在最终的合同敲定之前,日产没有义务向他支付任何款项。戈恩说,合同从来没有签订过。日本法律规定,当涉及的金额明确时,必须披露薪酬金额。

他提到了所谓的“死亡试验”,即如果他今天去世,日产是否会欠他的继承人超过他的标准退休津贴的任何东西。

“答案是明确的‘不’。”他说。

戈恩还说,在他经历“财务危机”时,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曾试图将他从日产汽车挖走。他说,他还曾被福特汽车公司聘用,虽然他没有接受福特的offer,但他把这些作为衡量自己价值的基准。

其次,除了薪酬的指控之外,自2018年12月20日以来,东京检方还一直在调查戈恩涉嫌违反信托的行为。根据日本法律,违反信托是指公司高管滥用职权,谋取私人利益。

检察官说,他们怀疑戈恩曾强迫日产接受一份私人衍生合约,这样他就可以避免亏钱。检方怀疑,戈恩最终在几个月后收回了合同,他在一个朋友促成的信用证的帮助下才做成这件事。后来戈恩把日产的部分业务分给了这个朋友。检察官表示,这位朋友的公司在四年时间里获得1470万美元。

最近,法官在法庭上确认这位朋友是沙特阿拉伯商人Khaled Al Juffali。

戈恩辩解称,这些合同保护他不受汇率波动的影响,因为日产要求他以日元结算工资,但他的个人支出主要以美元支付。他表示,在2008年10月的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日元兑美元汇率走强,他在交易中用作抵押品的日产汽车股票价格大幅下跌。随后,在接到消息后不久,他被迫增加筹码。

戈恩在声明中写道,他曾考虑辞去他在日产汽车的职务,以自己的标准退休金作为抵押,但出于在危机期间“对日产的道义承诺”,他决定不这么做。

“船长不会在暴风雨中弃船而逃。”他说。

同时,戈恩也表示,日产并没有因所谓的合同蒙受损失。

他没有提到阿拉伯商人Juffali是否参与并帮助他摆脱困境。但戈恩称Juffali是“日产的长期支持者和合作伙伴”,曾帮助日产克服了与沙特阿拉伯现有经销商之间的问题。戈恩解释道,Juffali的公司得到了“适当的补偿”,因为该公司提供的服务“极大地造福了日产”。

Khaled Juffali 公司表示,该公司在四年的时间里从日产汽车获得了1470万美元的商业收入,其中包括提供的服务和商业成本的报销。他们的工作包括解决与当地经销商的争端,以及就沙特一家日产工厂的审批和融资进行谈判。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汽车商业评论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kol/85680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以上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或他人发布,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转载内容并不代表真锂研究的立场。


广告 (购买广告位)

meiduhaichuang

香河昆仑

2019-01-09
3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