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银是2018年的赢家吗?

虽然背负巨额的债务,但这并不影响这家日本电信公司向技术投资公司的转型。

如果说有一个词在2018年主导了创业和科技报道,那就是SoftBank,软银。这家日本电信集团的愿景基金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投向诸如分子制造商(Zymergen)以及用机器人快递比萨饼(Zume Pizza)这样的公司。

2018年,软银将持有的印度电商Flipkart全部股份卖给了沃尔玛,从中获得15亿美元的回报,这笔交易在过去这一年显然是可圈可点的。然而,回顾2018,软银也同样经历了危机。愿景基金最大的投资者沙特阿拉伯因谋杀了贾马尔·哈苏吉(Jamal Khashoggi)而遭到全球的抵制。

不过,愿景基金只是软银故事的一部分。2018年12月19日,软银移动电信业务(股票代码:9434)开始在东京证券交易所进行交易,这是继阿里巴巴之后的第二大IPO,筹集了236亿美元。此前经过数周时间向散户投资者推销,但这些投资者却在首次公开交易日大量抛售股票,从开盘1463日元下跌15%,以1282日元报收。对于日本公司而言,这是近十年以来第二糟糕的IPO表现。

任何一项雄心勃勃的事业都会有起起落落。对于软银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孙正义来说,没有任何事情会阻挡他前进的道路,哪怕是一堆债务。现在我们就围绕该集团的电信业务、愿景基金以及其他主要投资(包括Sprint,英伟达,ARM和阿里巴巴)等十个领域进行分析,回顾一下软银的2018。

软银 电信

电信业务IPO是不得不做的事情,因为要筹集资金,但是前期糟糕的表现对2019年来说将是挑战

软银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宫内谦(Ken Miyauchi)于2018年12月19日在日本东京东京证券交易所(TSE)举行的上市仪式上敲响了交易钟(图说)

基本上,从核心业务上看,软银是一家电信公司,是日本市场的第三大运营商。多年来,孙正义一直希望将软银从一家成熟的电信运营商转变为一家领先的投资公司,为下一代科技公司提供资金。

只是有一个问题,软银的债务巨大。

在软银投向其他公司的巨额资金背后隐藏着更大的数字,那就是该公司资产负债表中的负债。截至2018年9月底,该公司流动负债和非流动生息债务大约为18万亿日元,约合1588亿美元。

虽然债台高筑,也成为媒体报道的又一焦点,但软银的高管们对这一数字并未感觉有何不妥。在讨论公司财务战略时,软银首席财务官后藤芳光(Yoshimitsu Goto)表示,该公司正处于从电信公司过渡到投资公司的初期阶段,因此很可能会被认为债务巨大,需支付的利息也相当高。

这些债务负担影响公司的机动性,使运营变得相当复杂。因此,该公司决定将移动电信部门公开上市交易以获得新的资金注入,并继续向投资公司转型。通过IPO筹集到了236亿美元,软银的确达到了上市的目的。

上市首日股价下跌15%,表明市场尚未完全接受孙正义对软银未来发展方向的规划。更低的股价将使公司财务形势更加严峻,也将成为2019年面临的一个关键问题。

日本政府希望加强电信领域的竞争,这给软银的财务造成巨大压力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日本的电信市场可以说相当不活跃,成熟的垄断寡头所收取的移动服务价格是世界上最高的。日本政府也没有拍卖频谱,这为电信公司节省了数十亿美元的直接现金成本,更帮助它们稳妥地成为创造利润的巨头。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已将推动电信行业竞争列为一项重大政策举措,这项政策正在打破这个世界的安逸。其政策涉及将5G频谱用于竞争性拍卖,要求电信公司降低价格,并向乐天株式会社(Rakuten)等新进入者开放市场。

因此,日本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NTT DoCoMo等现有企业已宣布移动服务费率降低40%,同时对投资者发出警告,表示可能需要五年时间才能恢复目前的盈利能力。这些公告导致股票交易商今年大量抛售日本电信股票,在公告发布后的几天内几家电信公司的市值已蒸发340亿美元。

在软银最需要现金流来偿还债务的时候,全世界却在站在了它的对面。尽管该公司坚持认为其可以保持收入和利润的稳定,甚至可以在竞争中成长,但规模更大的竞争对手NTT DoCoMo的公告无疑给它泼了一盆冷水。上一季度,软银的利润大幅增长,但主要来自愿景基金的投资,而非其核心的电信业务。

乐天进入日本移动电信服务市场,将打破传统的三足鼎立局面

乐天株式会社董事长三木谷浩史(Hiroshi Mikitani)

与软银有关的一个重大新闻来自电子商务巨头乐天(Rakuten),该公司宣布将于2019年开始在日本推出新的移动服务。

自2007年eAccess进入电信市场以来,虽然还没有一家新公司获得准入许可证,但乐天却获准于2019年开始运营。政府还制定了法规,使新来者在这个市场更具竞争力,如禁止电信公司限制设备的便携性。

乐天与主要公用事业公司和基础设施公司的合作伙伴关系也有助于快速构建网络,包括与日本第二大移动服务提供商KDDI合作的网络。

作为在日本仅次于亚马逊的第二大电子商务公司,乐天具有明显的内在优势,这将对包括软银在内的其他老牌企业施加压力,让他们不得不满足降低价格的呼声,或是投入更多营销资金以吸引客户。由此,软银在巨额负债之上的电信业务将面临更加艰难的前进道路。

软银愿景基金

实际上,愿景基金今年规模更大了

今年愿景基金的宏大愿景变得更大了。该基金于2017年5月宣布首次集结时设定的最终基金规模目标为930亿美元。然而,在2018年,愿景基金又获得了50亿美元的投入承诺,再加上软银旗下德尔塔基金(Delta Fund)已经获得的60亿美元,孙正义现在拥有超过1000亿美元的可支配资金。

但这还不是全部。据传,愿景基金还借债40亿美元,以便能够更快地为创业公司提供资金。包括沙特阿拉伯、阿布扎比和苹果在内的有限合伙人承诺对愿景基金提供资金,但距离他们承诺投入的期限还有些时间,因此该基金希望在银行保有现金,以便迅速地为其投资提供资金。至少可以说,该基金的债务结构非常复杂。

孙正义一再表示,希望能够在2019年尽快筹集3000亿美元创立愿景基金二期(Vision Fund II),最终在未来几年内筹集到8800亿美元。该公司的债务负担和对沙特阿拉伯的争议是否会让这一愿景成为现实,也将成为2019年的一个重大问题。

说真的,还有哪家公司没有收到软银的投资意向书?

凭借跨地域跨行业的大规模投资,软银在整个2018年成为新闻头条。根据监管文件以及Pitchbook和Crunchbase的数据,软银及其愿景基金大约进行了35轮投资,总投资额达到大约300亿美元。如果算上对Uber和Grab的投资,这一数字超过400亿美元,这部分投资于2017年公布,但直到2018年初才完成。

令人惊讶的是,软银的最新文件显示,截至9月底,愿景基金仅配置了约330亿美元,约为总基金的三分之一,不过实际配置的资金可能要大得多。自2017年9月以来,软银已经主导了12轮投资,其中包括购买WeWork 30亿美元的认股权证,并最终敲定了一轮大型融资,其中包括中国的今日头条母公司ByteDance。

除了通过愿景基金直接投资以外,软银还定期在集团层面进行投资,目的是日后向愿景基金出售或转让股份。因此,软银目前持有愿景基金之外的投资达277亿美元,包括在Uber、Grab和Ola的股权,预计最终将转移到愿景基金,不过这还有待其有限合伙人和监管机构的批准。假设它计划将大部分投资转移到愿景基金,那么软银可能已经配置了近一半的资金。

尽管所有这些资金都已经支出,对愿景基金来说其野心仍然受到限制。《华尔街日报》报道称,其有限合伙人正在推翻购买创业公司WeWork大部分股权的计划,这项投资计划高达240亿美元。

有些人说,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PIF)和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Mubadala质疑软银对WeWork增加投资的计划,并怀疑其估值是否真的那么高。

如果投资完成,仅WeWork这一项目大约将占该基金资本的四分之一。对风险基金来说,这样的资金集中度着实惊人。

愿景基金的第一笔巨额回报

在运营的第一个完整年度,愿景基金已经开始看到投资成果,当然也退出了几个投资组合。

在印度电子商务创业公司Flipkart上,软银获得了惊人的回报。在短短一年时间内,25亿美元的投资实现了15亿美元的收益。沃尔玛收购了Flipkart 77%的股份,Flipkart估值也达到210亿美元。

Flipkart可能是愿景基金最大的亮点。除此之外,该基金还在平安健康科技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募股前进行了投资。该公司的中国医疗应用程序Good Doctor很受欢迎,目前已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而另一家软银投资的加州生物科技初创公司Guardant Health于2018年10月份向投资者开放,该公司致力于血液检测服务。

虽然这些胜利显示出积极的迹象,但明年初才是检视愿景基金的重要时刻。届时Uber、Slack和滴滴等公司将会上市。如果回报证明有利可图,那么愿景基金二期的筹款很可能会很快到位。但如果市场急转直下,导致这些独角兽们的上市之路变得复杂,愿景基金的投资也将蒙上一层阴影。

谋杀让软银的筹资左右为难

对沙特阿拉伯公开杀害持不同政见的贾马尔·哈苏吉(Jamal Khashoggi),整个科技媒体界都感到愤慨。这给软银及其愿景基金带来了巨大压力,因为沙特阿拉伯的公共投资基金(PIF)是愿景基金最大的有限合伙人,承诺投入450亿美元。

人们强烈要求孙正义在未来的筹款中避开沙特阿拉伯,但这很复杂。原因很简单,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资金经理可以投资数百亿美元支持有风险的技术投资,并且无视软银的巨额债务及其风险。

所以软银面临艰难的选择。它可以拥有自己的基金,但却需要从令人厌恶的人那里获得资金。不过,也许还好,毕竟沙特阿拉伯也是硅谷最大的投资者。或者,尝试再寻找另一个能够承诺提供巨额资金的有限合伙人,替代沙特阿拉伯。

其他方面

Sprint与T-Mobile的合并看似会推进发展

T-Mobile美国公司首席执行官John Legere和Sprint公司执行主席Marcelo Claure

自从软银2013年以200亿美元收购Sprint以来,Sprint沉重的债务导致其业绩一直不佳,软银的信用评级也因此被下调至垃圾级,近年来这种状态也没有稍许改变。

2017年软银与T-Mobile德国母公司Deutsche Telekom初步交涉,但谈话一度停滞。2018年,双方重新启动了关于合并的讨论,最终达成Sprint与T-Mobile合并的协议。合并后,软银在Sprint超过80%的股权降至合并公司的27%。

尽管电信交易获得批准的记录并不多,加上美国监管机构对跨境并购的审查越来越严格,但软银的合并提议最近得到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司法部、国土安全部和国防部的批准,这是非常关键的步骤。作为协议中的一部分,软银同意将其基础设施中使用的华为设备剔除。尽管该协议仍需获得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的批准,但未来的道路似乎已经比较明朗。

面临崩溃的英伟达或许也将为软银带来巨额回报

软银在2017年以大约40亿美元购得英伟达股权,成为英伟达第四大股东。在过去两个月里,英伟达的股票直线下跌,原因是该公司面临地缘政治动荡、加密技术崩溃带来的巨大收入流失,以及下一代应用程序工作流程领域的竞争日益激烈。

据报道,软银正寻求出售持有的英伟达股票,并有可能获得大约30亿美元的利润。正如彭博社报道的那样,这是因为软银收购英伟达的交易属于“卡勒策略”(Collar Trade),这种交易保护软银免受英伟达股价下跌的影响。利用这种策略,即使股价下跌一半,人们仍完全有可能赚钱。

尽管如此,软银肯定还是希望继续在下一代AI芯片领域发挥作用,并需要寻找下一个投资对象搭上这趟便车。

ARM可能是软银在芯片上的救命稻草

日本移动巨头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和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 Holdings董事长Stuart Chambers在伦敦市中心唐宁街11号

2016年,软银以3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系统级芯片设计公司ARM Holdings,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收购。ARM的设计在智能手机中占据主导地位,当时智能手机正在全球范围内迅速普及。

尽管ARM不得不在2018年调整战略以适应不断变化的市场动态,但好消息一直未曾间断。苹果下一代iPhone的销售显示出停滞不前的迹象,据传,苹果公司将在更广泛的产品系列中采用ARM芯片,包括Mac产品。除此之外,ARM正加大力度为数据中心设计芯片,并致力于人工智能和汽车领域的下一代市场开发。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认为,到2022年ARM收入将翻一番,如果能够实现这一目标,也将显示出公司良性发展的增长点。

但是也有不利的情况。半导体领域的整合一直是过去两年的主题,这将使幸存的公司与ARM的竞争更加激烈。崭露头角的创业公司也可能会抑制ARM在下一代市场的增长,其他老牌公司如英伟达都一样都承担着这样的风险。

当然,ARM现在似乎处于比英伟达更具战略性的地位,因为ARM的发展看起来还不错,而且最终应该达到令软银兴奋的估值水平。

阿里巴巴在软银的资产负债表上又加上沉重的一笔

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中),于2018年12月18日在中国北京人民大会堂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

尽管在阿里巴巴早期的投资已经慢慢变现,但软银在阿里巴巴仍占有29%的股权。

与阿里巴巴的伙伴关系帮助软银对金融杠杆的利用。软银将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抵押,获得80亿美元的表外贷款,从而避免了软银信贷的降级。但在全球贸易与经济的不确定下,以及严峻的资本形势中,2018年,阿里巴巴一样没能逃过中国科技股的暴跌走势,今年迄今为止下跌了近20%,过去6个月内下跌30%。

这种下跌意味着本已负债累累的软银又损失了数百亿美元。因此,我们回到软银2018年的核心主题:债务、杠杆和金融戏法,实现向科技投资公司的大胆转型。这种转变当然不是很顺利,但它已经在一点一点向前推进。如果软银可以应对日本电信市场的变化,退出对愿景基金的一些主要投资,并管理好对Sprint和阿里巴巴的巨额投资,它将实现自己的目标。当然,这个过程中难免还会有些磕磕绊绊。

来源:搜狐网

以上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或他人发布,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转载内容并不代表真锂研究的立场。


广告 (购买广告位)

meiduhaichuang

香河昆仑

2019-01-07
8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