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产迟迟难落地 FF前途未卜的一年以告别恒大开始

量产迟迟难落地 FF前途未卜的一年以告别恒大开始

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简称“FF”)可能是去年最糟糕的一家电动车企业。它并不像其他公司那样为量产目标拼搏,而是耗费了大半年时间与它主要的投资人较量。

不过,这一持续了几个月的纠葛如今暂告一个段落。2018年最后一天,恒大与FF先后发布公告,称FF与投资方恒大全资公司时颖正式签署新的合作协议,终止长达数月的诉讼与仲裁。

根据协议,FF股权结构及相关股东对应的权益做相应调整,FF的资产保全质押权与股权融资权获得释放,可分别用于公司未来的债权融资与股权融资。

恒大方面也有所得。时颖持有合资公司32%的优先股权,并100%持有FF香港及重组协议下的权利(作价2亿美元),FF香港持有FF的境内相关资产。此外,合资公司原股东(贾跃亭方面)有权于5年内回购时颖所持32%股权,即回购权。回购权的行使价因时间不同而发生变化,第一年内行使为6亿美元,第二年内为7亿美元,第三年内8亿美元,第四年内9.2亿美元,第五年内10.5亿美元。

FF方面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现在融资障碍清除,背负的量产对赌压力也消除了,从此“摆脱羁绊”,“对FF是重大利好,贾跃亭赢得了最艰难一战”。

不过业内人士并不对FF的前景表示乐观。

一位离开FF的高层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不能算是FF的胜利,这场豪赌中没有赢家。FF已经是过去时了,贾跃亭现在经营的是一个空壳,大部分人才都已经离开了。而对恒大来说,这可能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控制权争夺

2018年6月25日,恒大宣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占时颖和贾跃亭合资公司Smart King 45%股份,时颖公司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这20亿美元分三期支付,恒大首先支付了8亿美元。

到了10月初,FF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双方随后进入长达两个月的口水战。FF称恒大阻碍其获得来自其他方面的融资,导致其不得不采取裁员降薪等一系列临时措施。

恒大方面则指责贾跃亭单方面要求撕毁协议,半年就将恒大注资的8亿美元挥霍殆尽,在要求恒大注入7亿美元新资金未果的情况下,向港交所提出仲裁。

贾跃亭曾在去年11月的战略大会上透露恒大对FF的融资细节。他称,2017年10月恒大就对投资FF表示了强烈的兴趣,并对乐视的生态模式非常认可。不过贾跃亭当时只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绝不能出让公司控制权,其他的股权和经济利益都可以做出让步。

根据贾跃亭回忆,恒大集团创始人许家印一口答应了他的要求,很快就达成了融资协议。贾跃亭还称,FF做出了巨大的让步和妥协,估值也给出了极大的优惠。他同时透露,2017年底做的FF 91量产的预算约10亿美元,并得到了恒大的认可,但其中不包括FF 81及南沙工厂预算。

2017年11月,恒大与FF签订融资协议后,FF提前把45%的股权全部转让给恒大。不过,根据贾跃亭的说法,FF只获得了恒大头期给到的8亿美元的资金,而相对于20亿美元的交易对价,恒大还应该向FF支付剩余的12亿美元投资款。

去年7月,FF、恒大健康和贾跃亭签署了一份补充协议,改变了原协议中投资方不参与FF全球及中国任何经营管理的约定,并由恒大获得FF中国法人和董事长席位,以及委派高管、参与FF中国经营管理的权利。作为交换条件,恒大健康须在2018年7月31日支付3亿美元,10月31日支付2亿美元以满足实现FF 91量产交付的剩余资金需求。

根据贾跃亭的说法,FF如期完成了该三方协议要求的全部支付条件,包括贾跃亭辞任FF全球董事等。但恒大却在获得协议约定全部权益的情况下,包括任命恒大高管彭建军为FF中国董事长及法人代表并接手FF中国全部经营管理之后,单方面拒绝给FF付款。

贾跃亭认为,恒大投资FF的真实目的就是为了占有FF的全球控制权,这完全违背了当初签订融资协议时的约定。 “我们对这些潜在的风险并没有进行有效的识别,误读了恒大投资FF的真实目的,在危机发生时被投资人掐住了资金的‘脖子’,导致我们不得不采取裁员、减薪,以及停薪留职等临时措施自救。” 贾跃亭说。

资产被冻结

在没有恒大资金支撑的背景下,去年的最后两个月,FF的日子异常难熬,几乎可谓“弹尽粮绝”。有法院文件显示,去年9月初,FF账面上的现金只剩下1800万美元,而且FF还拖欠供应商近6000万美元的款项。

情急之下,FF不得不进行大刀阔斧的裁员和停薪,还在美国最大的类似于中国的“水滴筹”的Go Fund Me网站上发起了一项“Futurist Manufacturing Family Fund”的筹款来帮助受影响员工应对资金危机。贾跃亭本人也称将拿出个人股权的64%来激励员工。

2017年10月底,FF三大创始人之一的Nick Sampson意外宣布辞职,Sampson曾被认为是对公司抱有最大信心的创始人之一。在Sampson的离职信中,他表达了对公司的绝望:“FF确实在资金和人力方面已经面临‘破产’,最好的情况也是会在未来可见的日子里挣扎前行。我感到自己在公司的职位已经无法再进行下去,所以我决定离开。”

Sampson还表示,自己无法估量目前公司的状况将会对员工及其家属带来多么惨痛的影响,以及对供应商和整个行业带来多大的余波效应。

不过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贾跃亭个人的香港账户资金仍然十分充裕,其在加州也拥有至少5幢别墅,其家属仍是中国的亿万富豪。

此前,贾跃亭因撕毁承诺,将乐视网和供应商的资金转移至美国,导致大量的投资人和供应商破产而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去年12月18日,美国加州联邦地区法院下发“临时限制令”,冻结贾跃亭持有的FF的33%股权,估值约为14.8亿美元,并对贾跃亭拥有的4套加州豪宅发布临时保护令,估值约为2000万美元。

就在去年12月,有美国媒体报道称,贾跃亭的股份再次被冻结,原因是一家名为上海懒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音译,Shanghai Lan Cai Asset Management Co, Ltd。下称“懒财”)的中国公司早些时候在加州的中央地方法院提起诉讼。懒财方面表示,早在2016年12月份,乐视体育曾向懒财借款5000万元人民币,并协定12月内一次性偿还本金,根据借款协议,如果乐视体育违约,应每天支付额外0.05%的利息。然而,贾跃亭和乐视控股只支付了两期利息后就中止了偿还债务。

去年12月5日,美国东加勒比最高法院作出裁决,支持韬蕴资本提出的通过贾跃亭及他名下的不同层次的离岸公司,冻结贾跃亭在FF的股份的申诉。

不过,乐视控股方面向第一财经记者出示的声明称,乐视控股与贾跃亭均未收到任何来自美国法院关于韬蕴资本的债务诉讼或相关裁决,并决定对后者提起诉讼。

去年9月5日,上海奇成悦名投资合伙企业也向美国加州中区法院申请仲裁,要求其偿还所欠的1亿美元。

第一财经记者则了解到,去年8月底,FF原计划参加的圆石滩顶级豪车展也在展会开幕两周前临时取消,主办方Visionary Group起诉FF违约并要求其赔偿200万美元。

量产迟迟难落地

在竞争对手们都在为创造出一辆颠覆性的电动车努力时,与投资人的纷争令FF的“超级物种”FF91电动车迟迟难以量产。尽管贾跃亭日前在美国办公室举办庆功会庆祝FF91电动车预量产。

FF方面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主动提出撤销对恒大的诉讼,是为了更好地支持公司长远发展。新合作协议签署后,FF股权融资和债权融资将会快速推进,从而得以在中美两大市场开展业务,通过中美双主场策略的强化来确保FF全球一体化运营管理。

恒大方面则在公告中透露了FF的财务情况,截至去年5月30日,合资公司及其子公司未经审计账面值约为1.11亿美元,2016、2017年两个财政年度亏损约5.7亿美元、3.4亿美元。

去年9月,在法拉第未来一年一度的为员工和员工家属举行的“未来日”上,这辆FF91量产车因电池故障起火。

以上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或他人发布,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转载内容并不代表真锂研究的立场。


广告 (购买广告位)

meiduhaichuang

香河昆仑

2019-01-02
4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