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质、交付、资金 新势力突围一样都不能少

资质、交付、资金 新势力突围一样都不能少

新势力造车与传统汽车有什么不同?也许有人津津乐道蔚来、小鹏等选择的代工生产方式。这种生产方式并不新奇,因为传统汽车企业早已使用,只不过他们不像新势力造车企业一样大张旗鼓地宣扬。

新势力造车与传统汽车的不同,还在理念与“玩”法上。许多没有造过车的人带着IT理念无所畏惧地投入其中,新理念冲击着人们固有的思维,新玩法让人眼前一亮。所有这些最终都是为了实现突围,在市场上求得生存。

获取资质各有妙招

资质是新造车企业都必须迈过去的门槛,不过,他们获取的方式各有不同。国内已有15家企业拿到新建纯电动汽车生产资质,抛开传统汽车背景的部分企业,前途、敏安、陆地方舟等新势力企业率先迈过门槛。

威马、拜腾、电咖等企业的创始人在传统汽车企业干过很多年,他们选择了收购的方式获取生产资质。威马汽车先后花了不少钱收购了大连黄海和中顺汽车,由此获得了传统汽车和新能源车的全部资质。

一汽夏利曾公告称,该公司于9月27日与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签署了协议,将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100%的股权转让给南京知行,转让价格为1元。1元钱的背后,拜腾汽车需要承担并支付一汽华利应付职工薪酬5462万元,并偿还8亿元债务。

电咖汽车获得资质的方式又有不同。西虎汽车是泉州大型新能源车辆制造商,电咖汽车对西虎公司进行重组和控股,但是保留西虎汽车工业有限公司的名称不变。电咖汽车落户泉州的SUV项目以西虎汽车的名义投产,利用原有厂房建设新的生产基地。电咖汽车的做法有点借用资质的味道。

一大批新势力造车企业没有生产资质,但他们并不担心,纷纷采用代工生产方式。这种生产方式不是新创出来的方法,传统汽车企业早就采用了,只不过传统汽车自己有资质,不需要通过代工的方式解决门槛问题。

新势力造车企业没有生产资质,不得不借用代工方式,这引起汽车决策层高度重视。12月6日,工信部公布《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办法》,第四章第二十八条中明确指出,鼓励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之间开展研发和产能合作,允许符合规定条件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委托加工生产。这意味着,工信部第一次正式明确了汽车“代工”生产的地位。

然而,采用代工生产获取资质的门槛并不低。《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要求设计研发企业、境外企业等其他市场主体为主要法人股东的,研发且拥有知识产权的纯电动汽车产品,上两个年度累计境内外市场销售并登记注册的数量大于3万辆纯电动乘用车或 3000 辆纯电动商用车,或上两个年度纯电动汽车产品累计销售额大于30亿元。

蔚来汽车、小鹏汽车需要满足以上两个条件之一才有可能获得资质,获取资质之后,江淮汽车或许依然是江淮代工,最大的区别就是车辆尾部的江淮蔚来可以改成蔚来汽车。小鹏以及其他选择代工的新势力造车企业获取资质后也是如此。

交付是一个难题

有很多新势力造车企业举办了新车上市发布会,但是,真正交付给用户的产品数量并不多。对所有的新势力造车企业来说,交付都还是一个大问题。

通过新建纯电动汽车企业资质考核,前途、敏安、陆地方舟等新势力企业虽迈过了资质门槛后,在产品目录登榜的名次并不靠前,产品交付也比较迟缓。比如,8月8日上市的前途K50,售价68.68万元的,价格算新势力中比较高的,交付量却很低。敏安和陆地方舟的交付量更低,几乎没有。

新势力造车中比较活跃的蔚来和小鹏汽车,在交付问题上也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今年初,蔚来汽车曾表示将在4月开始首批交付。然而并没有兑现承诺,蔚来汽车的解释是产品需要安全性检验,将交付期延至5月,直到5月31日才向首批用户交付了10辆ES8,此后在6月底才向大多数普通车主交付新车。

此后,蔚来汽车加快了交付进度,在12月15日的“2018蔚来日”上,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宣布蔚来ES8第9727辆实现交付,距实现承诺2018年交付1万辆的目标仅一步之遥。

小鹏汽车的量产车只交付给了200名内部员工。对此,小鹏汽车表示,车企将第一批车辆交付内部和少数用户,是为了可以更好地提升品质和完善平台体系建设。

威马虽然选择并不是代工方式,但在交付问题上同样遇到难题。9月28日,威马汽车举行了EX5产品上市交付大会,并许下在2018年交付1万辆,2019年交付10万辆的承诺。然而,交付环节的复杂性超出了想象。威马汽车CEO沈晖强调,1万辆的交付可能在明年1月能达成。

新特汽车于10月31日在一汽轿车长春工厂下线了首辆DEV1,并定下2018年底实现4000辆DEV1交付,实际交付情况没有没能听到后续声音。

蔚来、威马、电咖、前途、新特、小鹏已经开始交付,尽管他们交车的难题令人头痛,但PPT造车毕竟迈出了质变的一步。

后续资金决定存留

何小鹏的那句:“造车200亿都不够”的惊世骇言久久回荡在空中。此话不虚,造车是很烧钱的投资,虽然有些新势力造车企业陆续交付了,能够产生现金流。但是交付量与盈亏平衡点相差很远,实现真正的盈利之前,需要后续资金跟上,对于那些还没有开始交付的企业,更需要后续资金铺垫前期投入。“资金劫”成为造车新势力普遍面临的难题。随着汽车市场转冷,资本的风口也在收紧。没有后续资金跟上的造车新势力,注定要被市场淘汰。

造车非常烧钱,从公开资料可以看到,特斯拉一分钟要烧掉8000美元,目前还处于亏损状态。9月12日刚敲响上市钟声的蔚来汽车的净亏损已经达到109.2亿元。在新势力造车中,蔚来汽车的交付量最多,但是2018年预计亏损51亿元,2019年仍将亏损10亿元。

资金压力让每家新势力企业都在承重,最近已有传言部分新势力造车企业已拖欠员工工资。风口收紧也让资金压力进一步加重。从资本角度看,造车新势力即便有明朗的前景,但长久地难以获得投资回报,投资人也会犹豫是否要继续投资。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有超过60多家新势力造车企业,市场肯定无法容纳这么多企业,在他们之中有些会被淘汰,有些能够突围。在突围的过程中,资质、交付、资金,一样都不能是劣势。

以上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或他人发布,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转载内容并不代表真锂研究的立场。


广告 (购买广告位)

meiduhaichuang

香河昆仑

2018-12-29
4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