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大集团资金链危局:员工工资已拖欠多月


近日,庞大汽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庞大集团”)发布《高级管理人员减持股份计划公告》称,高管集体以个人资金需求为由减持股票不超过405万股。记者梳理发现,这些高管近一年来已多次减持股份,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在庞大集团爆发财务危机之时,高管集体减持股票或存在套现跑路的嫌疑。

image.png

同时,《中国经营报》记者在走访中发现,位于北京的庞大乐悦江淮店不知所踪,其网页上留有的电话拨打后竟显示为空号。有多位车主表示,全国各地都存在庞大集团的4S店携其保险押金跑路现象。此外,有庞大集团的员工反映,高层领导电话打不通,工资已多月未发,由于社保等原因暂时还无法完成离职手续。对此,有庞大的财务人员表示,正在处理这些后续工作,但是押金尚不知何时能退还。

根据庞大集团公布的三季度财报显示,今年1~9月,该公司营业收入为369.86亿元,同比去年减少27.2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2.34亿元,同比骤降170.7%,总资产较去年同期缩水近三成,显示出较大的经营压力。

高管减持、店面倒闭

庞大集团公告显示,该集团高管蔡苏佳、赵旭日、刘宏伟拟分别减持不超过75万股;高管孙大志、曹学军、杨恒拟分别减持不超过60万股,分别占上述人员持股总数的25%,即上述高管拟合计减持不超过405万股。

记者注意到,副总裁蔡苏佳原先持有307.5万股,其曾在今年8月时违规买卖股票。蔡苏佳证券账户于2018年8月3日以1.83元/股的价格买入公司股票10万股,并于8月6日以1.81元/股的价格卖出2.5万股。

同时,记者梳理发现,蔡苏佳、赵旭日、刘宏伟、孙大志近一年来通过集中竞价方式或大宗交易方式已减持股票多次。

中金智行产业基金合伙人石建辉表示,高管减少持股的情况一般发生的原因是:其一高管进行资金套现,其二则是公司目前的股价处于阶段性高位。而有汽车投资人士表示,在庞大集团面临财务危机之时,高管集体且多次减持,难免有套现然后跑路的嫌疑。

跑路的不只是高管,各地的庞大4S店也纷纷倒闭。有车主反映,保定庞大宝骏店、秦皇岛庞大宝骏店、北京庞大乐悦江淮店等多地的庞大4S店关闭了,疑似卷款逃跑。有位车主表示:“我已经交齐了3年的保险金,在8月份申请撤回押金,到现在钱也没回来。”记者发现,这些被曝出关闭的4S店的网页显示正常,但是有些店的销售电话一栏为空,还有些店拨打电话已经显示为空号。

于是记者走访了位于北京庞大汽车城的江淮店,店名已更换成五菱汽车,店内还有刚撤下来的庞大集团江淮汽车的牌子,房间内杂乱不堪,除此之外还有几只流浪狗在店内打滚。店内保洁阿姨称,江淮汽车10月底搬走的,这个店已空置了有一个月。

记者出店门后,偶遇一位来讨薪的庞大江淮店的员工,他对记者表示,这个店已经“黄了”,工资已两三个月没发,因为社保断缴,公司领导的电话打不通,还无法办理离职手续去下家,有多位车主也正在向公司索要保险金。而庞大江淮店的财务则表示,现在江淮的工作人员还留有几人在店内处理后续工作,但保险金不知何时能退还。

在庞大汽车城内,还有一些汽车店在正常营业,但是基本上新能源汽车店内已几乎没有现车,稍显冷清。有庞大的内部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庞大集团和多个厂商签订协议卖车,旗下有多个品牌,被关闭的店面其一可能是因为该品牌车销量不佳,使集团无法盈利,其二可能是汽车厂商取消了庞大的品牌授权。而至于没有现车的原因,在于随着明年补贴退坡的新政将要发布,营销战略政策正在调整中。

资金链困局

高管减持、经销商退网的背后是庞大集团深陷财务危机。

庞大集团日前公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内容显示,庞大公司本季度总资产为437.06亿元,与2017年末的635.31亿元相比,缩水31.2%。庞大的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369.86亿元,同比减少27.25%。前三季度净利润为-2.34亿元,同比下滑170.7%,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同比下滑幅度更高达5184.56%。

同时,庞大集团近几年的资产负债率平均超80%。截至2018年6月30日,净流动负债金额为8.43亿元,其中流动资产为351.57亿元,流动负债为360.00亿元。

而使庞大陷入危机的导火线是去年因信息披露违规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今年5月16日,中国证监会拟决定对庞大集团给予警告,并处60万元罚款;对庞大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庞庆华给予警告,并处以90万元罚款。

然而事情并未结束,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的许峰律师告诉记者,有众多投资者仍然在向庞大集团进行索赔。目前他正在统计投资者损失数额,推进庞大集团信息披露违规调查一案。

证监会对庞大集团的此番调查,对资产负债率高的庞大集团来说,无疑是一次沉重的打击。投资者和金融机构开始对庞大集团丧失信任。庞大集团在2018年半年报中也表示,被中国证监会调查事件给公司的经营带来的负面影响持续发酵,叠加2018年度的整体资金环境偏紧等因素,公司的融资困难、资金紧张问题进一步凸显,继而严重影响并制约了公司的正常经营。

2017年数家银行共从庞大抽贷60亿元,而2018年截至10月底已经抽贷160亿元,合计抽贷约220亿元。

在今年6月19日,庞大甚至出现了“逾期”付款。庞大集团与海通恒信融资业务逾期金额为1996.5万元,未到期金额7986万元,总计9982.5万元。在接下来的10月29日,英联视公司以合资合作开发房地产合同纠纷为由,将奥吉博瑞、庞庆华(担保人)诉至北京二中院,要求奥吉博瑞归还本金及违约金共计179884000元、庞庆华承担连带责任,庞庆华所持庞大的全部股份再次被全部冻结。

此外,在坊间还曝出了庞庆华被家乡人围追堵截的视频。据悉,庞庆华在资金吃紧的情况之下转而向集团职工及家乡滦县人集资约数亿元,如今却由于集团经营不善等问题难以偿还该笔款项。

记者在启信宝上查询到,庞庆华40家关联公司也都存在着风险。庞庆华共在9家企业担任法定代表人,集中在零售业,均存在风险;庞庆华投资的5家企业也都存在风险,其中,投资金额最大为9000万元;庞庆华共任职26家企业,集中在机动车、电子产品和日用产品修理业,其中有22家企业存在风险。

根据2018年半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庞大集团的非经常性损益为6.06亿元,主要来自处置子公司以及联营公司的收益。

经营管理困境

有投资专业人士向记者表示,资金断裂并不可怕,最主要的是经营模式是否存在问题。

石建辉则分析道,庞大集团出现财务危机的原因包括:其一是在团队管理上出现问题;其二是整体的经营策略太激进,没有控制好投资的节奏;其三则是在整个汽车行业销售利润率下滑的时候没有提升自身的经营能力。

根据庞大集团的招股书显示,庞大集团的前身是冀东机电,由冀东物贸和杨家庆、张光辉等10名自然人共同出资设立,在河北滦县发家。2011年,庞庆华带领庞大集团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筹集资金高达63亿元。彼时,庞大集团是“中国汽车销售服务十大企业集团”第一名,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经销商集团。

记者从滦县当地人了解到,庞大集团一直是滦县的骄傲,很多滦县的亲戚朋友在庞大集团都进入了中高层。记者在走访庞大汽车城时,多位庞大集团的工作人员也表示,庞大集团大部分是滦县人,基本是通过熟人介绍进到公司,再由公司总部统一分配到各地的4S店中。由于汽车行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这为滦县解决了不少就业问题。

除了团队管理上或存在问题之外,庞大集团盲目扩张土地的举措也一直被人所诟病。根据庞大集团2011年半年报显示,在近一年的时间内,庞大集团新增410家汽车经营网点。2015年年报中提到,自有物业门店建筑面积为225.12万平方米。截至2017年12月31日,庞大集团在国内28个省、市、自治区以及蒙古国共拥有1035家经营网点,其中包括705家4S店。其甚至还拥有房地产公司进行楼盘的开发。

与其他经销商旗下4S店大多采取的租赁土地建店方式不同,庞大集团则是直接购买土地建店。庞庆华曾介绍:“其他公司租地多,我们买地多。”他解释,之所以自购地多,主要是租地建店涉及落户难以及核销利润的问题。

然而快速扩张的手段并没有带来积极的效益,相反却加重了庞大的资金负担。随着资金压力趋紧,庞大集团开始紧急抛售资产,目前公司已经采取了出售旗下4S店、引入战略投资等方式来化解其债务危机。为缓解资金压力,庞大集团先后在今年5月和8月进行两次大规模出售旗下4S店:5家奔驰4S店以12.53亿元出售给广汇集团,9家4S店以10.93亿元出售给大连中升。

在车市寒冬的背景之下,庞大的境况已举步维艰。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正式对外发布的中国汽车市场销量数据显示,自7月份开始,乘用车市场至今已连续出现5个月月度销量同比下降的情况。躺着赚钱的时代已然过去,全球车市的遇冷倒逼经销商必须积极谋变。

来源:中国经营报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qiye/83248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以上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或他人发布,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转载内容并不代表真锂研究的立场。


广告 (购买广告位)

meiduhaichuang

香河昆仑

2018-12-07
24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