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死得有多惨,就有多活该


共享单车迎来了至暗时刻,泡沫再也吹不下去了。

“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

前几天,ofo小黄车的掌门人戴威宣布内部组织结构调整,扔下了一句格外悲壮的狠话。

问题是,跪着就能活下去吗?

一线员工已经不愿意陪戴威跪下去了。据锌财经报道,ofo这一年来已经多次裁员,即使是年终奖发放前夕,城市站经理提高绩效年终奖,也留不住辞职员工。一名城市站经理离职前向戴威反映了内部的贪腐和管理问题,留下一句话:“虽然我很感谢ofo,但我不愿意陪着它战斗。”

其他的共享单车企业也好不到哪里去。从今年年初开始,共享单车的泡沫到达顶峰,随即轰然破碎。

倒闭的倒闭,裁员的裁员,尚在运营的也像ofo一样苟延残喘,摩拜虽然抱上了美团的大腿,却也成为了美团的负累。

据今年9月美团发布的IPO招股书, 2018年4月4日至2018年4月30日,摩拜的毛损为人民币4.07亿元,每天亏损约1500万元。美团招股书还显示,摩拜的数据水分极大:2018年第一季度,摩拜的活跃用户为4810万,而此前摩拜号称拥有2亿用户,夸大三倍多。

共享单车迎来了至暗时刻,泡沫再也吹不下去了。

曾经多受欢迎,如今就多令人讨厌

2015年下半年,摩拜与ofo开始在北京、上海两大城市试运营,短短几个月之间,就成为了人们争相试用的城市新时尚。尤其是早期主打校园的ofo,亮黄色的车身使其天然具有青春校园气质,甚至有很多大学生将自己的单车贡献给ofo,刷成ofo黄。

那时,共享单车的创业者都在宣称,共享单车是一种光明的出行方式,注定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

为了吸引更多北大师生把自己的单车共享出来,意气风发的戴威写了一封公开信,向世界发出了北大人的豪言壮语:“100多年来,有很多北大人改变北大,也改变了世界,这次轮到你了!”

图3

曾经,人们以为共享单车是这样的……

在之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共享单车确实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世界。

2016年上半年,尚未拥有共享单车的城市,还有很多人翘首期待共享单车来到他们的城市。街头有没有共享单车,一度成为划分一二线城市的新标准。2016年下半年,ofo走出校园与摩拜竞争,共享单车大战的序幕正式拉开。

大战早期,随着使用共享单车的人越来越多,各种不当用车的事件层出不穷:有人乱停乱放,有人故意把单车挂到树上、扔到河里,还有人把二维码涂掉、拆车锁、换颜色,直接把共享单车“私有化”。在一些二三线城市,共享单车的丢失率高达90%。

图5

悟空单车成为首家倒闭的车企。

当时有观点认为,共享单车只是国民素质的照妖镜,本来很好的一个发明,就这样被那些毁车、偷车的人糟蹋了。

但后来共享单车投放急剧增多,并向海外进军,所到之处无不乱象丛生、神憎鬼厌,不得不让人们怀疑,共享单车这个产品是否天生就是反市场的。

作者二说便认为,共享单车的大败局,是中国创业史上最疯狂的试错。因为共享单车满足的是“非顾客”需求,但这个生意根本就玩不下去,“因为你方便了,别人就麻烦了,所以才有那么多小区‘共享单车禁止入内’;才有那么多车被人藏在家里,才有那么多二维码被刮掉,才有那么多地铁站被包围”。

共享单车曾经有多受欢迎,现在就有多令人讨厌。短短两年间,仓库里、堆填区、人行道边上堆积得如山如海的共享单车,生生地造出了一种新的地理景观。昔日的共享经济代表,如今已经成为城市垃圾的制造者。

摄影师吴国勇去了全国20多个省,寻访45处共享单车坟场,拍摄一万多张照片,将这组作品命名为《无处安放》。

共享单车,共享你的钱包

然而,在共享单车的寒冬中,并没有多少人同情它们,糟糕的使用体验早已伤透了用户的心。更严重的问题是,共享单车行业的疯狂扩张,如蝗虫过境一般,卷走了无数用户的押金。

今年5月,小鸣单车正式进入破产清算,成为共享单车破产第一案。据AI财经报道,小鸣单车此前在广州、深圳、上海等10多个城市投放超过43万辆单车,用户规模达400万,押金总额高达8亿元。

从2017年6月开始,大量用户开始发现小鸣单车拖延押金退款,逾期7个工作日依然不给办理。截至2017年10月,超过32万名用户申请退款,迫使广东消委会将其告上法庭。而据小鸣单车CEO关斌在庭上表示,小鸣单车至今拖欠70万用户的押金。

图6

一辆被弃置荒草丛的小鸣单车。

ofo的退款同样是老大难问题。2018年1月,腾讯科技《一线》爆料,ofo公司账户上的可用资金仅剩下不到6亿元。为了留住用户的押金,ofo出尽了奇招。

近日就有用户爆料,ofo已经无法在APP内退押金,账户页面只有充值按钮,退款按钮已经变灰失效。ofo随即辟谣,称退押金按钮灰色是正常状态,还很有创意地把这称为“正常的挽留用户设置”。

有好事者测试了一下,灰色“退押金”按钮的确可以使用,但15个工作日之后依然没有到账。ofo公关说,个别逾期未到账可联系客服。至于客服会怎么说?上个月曾有ofo公关经理对媒体表示,退款时间延长是因为服务器搬迁。目前,我们尚不知道这个服务器搬迁完毕了没。

图7

央视报道。

拖延时间毕竟是下策,11月23日,ofo与P2P平台PPmoney合作推出“押金变理财基金”新玩法,鼓励用户将99元押金升级为PPmoney的100元特定资产,升级后便可以享受“永久免押骑行”。

换言之,用户的押金将会划给金融存管账户,不必再“专款专用”,想要申请退款,至少要等30天!

图8

所谓的一键“升级”。

共享单车倒下,用户的押金凉了,自行车制造厂的尾款可能也要凉。

由于这两年共享单车的疯狂扩张,自行车厂商几乎将所有产能都用来制造共享单车,如今大潮退去,热钱烧光,它们还有大笔尾款没有到账。今年9月,上海凤凰便起诉ofo,要求支付货款6815万元。

后人回顾这一时期的历史,或许不会记得用户、厂商与共享单车企业的纠纷,但一定会记得一望无际、层层叠叠的共享单车“坟场”。

在《人物》杂志的一篇非虚构报道中,有人在高碑店水库钓鱼,钓上来一辆共享单车,上面已经长满青苔,每一个缝隙都爬满了螺蛳。

或许这就是共享单车的未来。

图9

近日,珠海一条河涌捞出大量共享单车。

来源:新周刊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shichang/83165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以上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或他人发布,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转载内容并不代表真锂研究的立场。


广告 (购买广告位)

meiduhaichuang

香河昆仑

2018-12-06
264 views